啦啦啦啦啦啦

Wifi 峰霆晚期 一个看文号

必须赞美一下这次的图了吧

水蒸汽_VAPOR:

20160611爵迹发布会高清,这是一整年份的honey王爵,最中间幽冥大大乱入,补药瞪我。

掉了近50个粉,真的🐒心痛。

犹如一米三。
今晚的月光不如全家的猪肉包。
肚饿也有你和你的影子陪我走一遭。
一切都会变好。我是信的。

啊啊啊这一对太有爱了呜呜呜

猫di阁楼:

我自己看着都觉得好笑…明明是该感人的啊喂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傻人有傻福】


PS.抄1W7,交8.5…被计算缴费金额的人智商感动了

太太亲手做的盐水鸭。哦依细。♪(´ε` )

一起去便利店买东西时,太太看到这俩摆在一起就走不动路了。说是想起杰青的梗。然后就都停下来,各自拍了一张。

炼金术 - Chapter 01

在我泪淹南京前,我们太太,把老坑又拿了出来。我本人—蛙式大哭

清夜月:

AU·CR


餐饮背景


重发






Chapter 01




原来暂时共你没缘份 


来年先会变得更合衬 


顽石哪天变黄金 我可以等 


——杨千嬅·炼金术




晚十一点,餐厅打烊后半个小时,陈伟霆也终于带人做完了后厨的清洁工作。


这样的事不能指望李易峰。他总是坐在梯椅上边,偶尔提点下面的人遗漏掉的卫生死角,口吻带着后厨少见的孤傲与冷静,和其他员工比较起来,他像是生下来就为了做主厨的。


虽然他和陈伟霆穿着同样的主厨制服,虽然陈伟霆还是早他两年入行的前辈。


虽然职位只差一级,但他们显然不是一类人。


其他人心里喜欢陈伟霆的平易近人,可李易峰的命令,他们冒着得罪这位主厨的风险也会办到。


这样的现实让陈伟霆郁闷了好一阵,他和对方分用半间更衣室,共挤一间办公室,就连心水的炊具灶台,也是同一套。可是李易峰的名头前面,永远比他多两个镶金的“行政”字样。




送走最后一名员工,陈伟霆提出他的私家刀具打磨起来。幸好这套工具早于李易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这才没落得跟对方抢同一把菜刀的地步。


“喂,你还不走?”


睨了眼脚边吹口哨磨刀的前辈兼下属,李易峰的语气倒像在说一个什么不相干的人。


“我没名字你叫的么?”懒得为对方停下手里的活,陈伟霆眯起一只眼,用另外一只顺着磨刀棒的底部向上端看去。“你呢?这么迟,还不收工?”


“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这间店不是李易峰的,可他却比真正的店长还要勤力。“库房的帐有点乱,你要是不走的话,待会儿跟我进去点一下库存。”


“谁说我不走了?”放下家伙,陈伟霆一怕算账二怕加班,尤其还是在李易峰眼皮下面,算他最不在行的帐,加他注定拿不到钞票的班。


三两下收好刀具箱,陈伟霆转身冲梯椅致礼告别。“加油,努力,我先走了。”


像是一早猜到对方会如此脱逃,李易峰连白眼都懒得赏他一个。“走前把办公室门锁上。”


“嗯。”


“明早别迟到。”


“好。”


匆匆的告别,就像他们之前共事的每一天。


陈伟霆举着刀具箱,头也不回的钻进更衣室。同一时间李易峰慢慢爬下椅子,单手夹着账本,走向与他相反的库房。




他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在库房里盘点账目,来来回回不过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陈伟霆觉得繁琐的问题,他却能追究到每一粒芝麻的去向。


为了怕计算错误,他一边用红笔标记,一边还拿着计算器同步计算起来。期间真正的店长打电话来问这几日的营业状况,亏得李易峰在点算库存的同时,还能准确报出营业额和收支明细。


电话挂断之后,他的帐也查的差不多。离开库房时,后厨还亮着灯。


该走的人正靠着他的梯椅,厨师服也没换,只顾低头玩着手机。


“不是说走的么?”手执账本,李易峰敲了敲男人的胳膊。“快点回去睡,这都几点了,还是你想让下面人看见你这个主厨带头迟到?”


“你不是也没睡么?”陈伟霆看手机不看他,然而另一只手,却忽然挡在李易峰身前。


“什么东西?”睨了眼男人手中提着的保温杯,李易峰明知故问。


“给你估下,估中我请你饮甜蔗糖水。”


“无聊。”


李易峰这样说着,一面打开盖子。


“那就估别的,你饮下,告诉我是片糖还是黄糖,是黄皮蔗还是果蔗?”


李易峰举杯闻了闻,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口。“都不是。”


“哦?”


“你用的是竹蔗冰糖还有蜂蜜,至于汤色,应该是加了胡萝卜。你怕我吃出来,所以只加了一点。”


“Bingo。”陈伟霆认输时要比其他人积极很多,他比出大拇指,冲着李易峰挤眉弄眼的样子,总让对方觉得输的其实是自己。


“无聊。”第二次这样说着他,李易峰放下杯子,抬脚走向更衣室。


而就在这时,他兜中的手机大声作响起来。


不自然的尴尬浮现在李易峰脸上,他假装镇定的看了眼来电人,依旧是店长。可下一秒,预备接听的动作却给陈伟霆拦了下去。


“别闹。”见人抢走自己的电话,李易峰自然要去夺回来的。


“就不给!”陈伟霆还在笑,哪怕对方已露出愠色。“你不是说这首歌好难听的么,为什么还用它做铃声?”


“我爱用什么铃声碍你什么事儿。”


李易峰伸手强抢,陈伟霆干脆踮起脚,将电话高举在两人头顶。


争夺中,二人越贴越近,手脚也快要缠在一起。


“给我!”


抢夺到手机的那一霎,两人陷入了十指紧扣的尴尬。


隔着同样的厨师服,鼻翼间却满是不属于自己的味道。


相似身高下,李易峰离得太近,陈伟霆确定自己用不了十分之一秒便能吻到他。


于是他真的吻了下去。


追究起原因的话,大约是他还在记恨吧。


记恨这人搞垮了他的店,还有抄袭他的创意菜,逼他留在这间他并不喜欢的餐厅里。


当然,最恨的一个原因。


陈伟霆恨他一口气喝光了自己的宵夜甜汤。


而现在,他很饿,他必须吃些东西补偿回来。




手机躺在流理台上,还在唱着那首有人认为不好听的歌。


李易峰低头看了眼来电人,很快又直起身子。


力气都撑在了流理台的边缘,实在分不出手去那通急着找他的挂断电话。


“谁?”陈伟霆贴在他身后,从没有章法的吻中逼出一句问话。


“经理。”稍稍分开腿,李易峰知道这样的体位会让他们吃力且不讨好,可他能怎么办。


谁叫陈伟霆执意要在这里。而他,此刻恰好又想被对方这样那样。


白色长裤褪至膝盖位置,腰侧一凉,李易峰知道是他从后面掀开了自己的厨师袍。


“忍一忍。”耐心为对方扩张起即将接纳自己的甬道,陈伟霆枕在他肩上,总觉得无论下面还是其他地方,李易峰全身都绷得太紧。“放轻松。”




距离他们上一次发生关系,差不多过去了一个月。


无论陈伟霆如何体贴,李易峰还是接受不了这样冗长的前戏。这总让他生出一种肉在砧板上的错觉,自己是鱼又或者其他,濒临窒息地躺在案板上,任凭陈伟霆用手指拨拨那里,戳戳这里。


——差不多就进来吧。这样的话,就算被人打死他也说不出口。


他不会低头,起码在陈伟霆面前不会。


所以他只是分开腿,深呼吸,手臂直挺挺的按上冰凉台面,从脊柱到小腿,笔直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要执着于“站立”这个动作。


“要进去了。”按了按李易峰绷到僵硬的腰骨,陈伟霆扶着自己,侵入地缓慢而刻意。


系着金色领巾的总厨在灯光照射不到的死角里慢慢垂下脸,随着腰腹不住地被身后人顶撞在雪柜边角上,痛地不由咬住了唇。






四年前。


陈伟霆有幸在二十出头的年纪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铺子,虽然地理位置偏了些,店内的地方也不够宽敞,可这并不能阻止他对未来的憧憬。尤其是他好不容易离开了工作五年的酒楼,正准备找个无拘无束的地方大展拳脚。


彼时的他像是一头初生的牛犊,从学徒走到头灶的五年经历非但未将他的棱角打磨圆滑,反倒将他入行时的小小初衷淬炼成金。摇身变为主厨兼老板的陈伟霆一改酒楼里学到的餐饮作风,在他的店里没有一成不变的菜单和酒水,只有依时令和天气每日更换的主厨推荐。有几道材料稀缺,处理又麻烦的菜色,甚至一年只推出一次,至于什么时候有的吃,那还得看大厨当天的心情如何。


未满三个月,他的铺子便已在一班老饕里传出名堂。城市里的美食网站上,也陆续出现了与他有关的帖子和留言。尝过他手艺的人都在说,这位大厨的双手像是会施展魔法,哪怕是市场里泛滥过度的普通食材,进了他的厨房,都能被做出无与伦比的美味。


不过陈伟霆对于网络上的评价倒是鲜少留意。他只知道自己每天都得负责采购开店和煮食,就算偶尔能赶在十点前收了工,关门后也得将店里从头到尾清理一遍。


更何况,每天闭门歇业以后,他还得重新洗手入厨,为了招待一位特别的客人而做准备。




“今天煎鱼肠给你吃呀。”


本该拉闸断电的小餐馆在深夜里点亮一盏灯,身着厨师服的陈伟霆摞高了两边袖口,正端着餐盘走出厨房。


靠近后厨的餐台前,有位学生打扮的少年翘首以盼了许久,直到发现店主当真端了盘模样朴素的煎鱼肉肠,这才慢慢对人拉下了脸。“你的店终于要倒闭了?”


“Touch Wood。”陈伟霆抬起手,作出要打人的势头,可最终也只是在对方的发顶揉了两三下。“别小看这份鱼肉肠,我保证,你在其他地方吃不到的。”


“也没有哪家餐厅会拿这东西招待客人了。”少年抱怨归抱怨,留在桌上的那只手却还是捻起餐叉,对准散着微热焦香味的鱼肉肠戳了戳,跟着在主厨的注视下将它送进嘴里。


“好吃吗?”双手撑在餐台上的陈伟霆一会儿看一看沾上油渍的唇,一会儿又盯住那双缓缓绽出异色的瞳仁。


李易峰放下刀叉,像是故意要吊起对方的胃口,将话题带入了拆解食物的步骤。“花枝。你在鱼肉里加入了花枝,于是咬下去的时候原本毫无韧性可言的鱼肉变得很有质感。你怕花枝抢走鱼的味道,所以用量很少,至于鲜味……其实是来源于鱼籽。”


陈伟霆打了个指响,就在小食客沾沾自喜时,又出言指出他的错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道菜就该叫鱼肉花枝肠啦。”


听人这样说道,李易峰立刻低下头,在灯光下重新审视起盘子里的食物。“不是花枝?难道是木薯粉?”


陈伟霆莞尔,捡起盘子的一条鱼肉肠塞进自己嘴里,得意吃光了作品不算,末了还舔干净了指腹上的酱汁。“现在揭晓答案么?”


像是只被人激怒的小狮子,李易峰匆忙拦下他的提示。“不用,我自己能猜到。”


“搞了半天,原来你是用‘猜’的呀?”故作起惊讶态度,陈伟霆颇是受伤地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不加掩饰的失落。“我还以为你以前都是吃出来的呢。”


“我,我就是能吃出来!”小食客给人说中了半幅真相,张皇失措下难免憋红了脸。“是!是……”


见人牵强着说不出句整话,陈伟霆好笑地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小客人快要贴去餐盘上的脑袋。“答案是鱼肠。像花枝一样的东西,是我剁碎的鱼肠。至于咬下去的瞬间,牙齿感受到的力度,则是来自于作为肠衣的鱼鳔。”


“太复杂了吧。”顺着他的话单是想象了一下,李易峰就已经明白这份看似朴素的煎鱼肠在背后花了他多少心思。“你是在故意刁难我嘛?”


“那当然了。”陈伟霆默认他的看法,谁叫自己是个对手越挑剔他便越向与之争个高下的人。不过这样的话无谓告诉旁人,尤其是李易峰,这个骨子里和他一样热衷接受挑战的小朋友。“我就是要治一治你刁嘴的毛病。这么小就这么挑食,长大以后还得了?”


李易峰拒绝接受这番歪理的同时,不忘毫不客气地回敬对方。“你应该操心你自己吧,都这么大了,一天到晚还吊儿郎当的,以后老了怎么办啊?”


“牙尖嘴利的小鬼。”面对后辈的抢白,陈伟霆气极发笑。他并非不善言辞诡辩的人,只是有心退让,不忍让他的小客人再一次露出支吾难言的窘迫。“我要收工啦,你还不快点回家?”


听人这么说,李易峰只得悻然爬下高脚椅。在临走出餐厅前,他对着后厨的方向远远喊了一声。“喂——”


“嗯?”撩开后厨和餐厅间的一道布帘,陈伟霆刚刚换下厨师服,半只格子布的衣袖松垮垮地搭在腰上。“怎么了?”


左脚碰了碰右脚,鞋跟挨蹭着鞋跟,李易峰迟疑着,两眼瞟向悬在空气里的袖口,轻轻又喊了声“喂”。“这段时间,你为什么请我吃东西?”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的?”留意到大男孩的视线方向,陈伟霆为了不让人对自己产生邋遢的印象,匆忙套上穿了一半衬衣。“这间店的老板和主厨都是我,招待客人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你没有问我要过钱。”李易峰收回目光,又指了指他挂在墙上的餐厅菜单。“而且你做给我吃的东西,那上面也没有写。”


“现在的小孩都问这么多问题的吗?”陈伟霆抓起头,走出后厨时脸上写满了不知如何作答的苦恼。“非要说理由的话……”


“嗯?”


“大概是……”


面对黑夜里尤为闪亮的那双眼,陈伟霆忽然想到了一个词。虽然将它用在年岁尚小的李易峰身上有些可笑,可这已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大概是?”李易峰眨起眼,坚持追问着他试图探明的答复。


“因为你很会吃呀。”借着夜色陈伟霆走去他面前,趁机捏了捏他的脸。“我遇过很多自称味觉敏锐的人,但其实他们的观察力都不及你的一半。虽然你还小,可我觉得,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所以为你做菜,对我来说不是工作,而是一种可以得到理解与认可的享受。”


“这样啊……”暗自在口腔里舔了下给人捏过的地方,李易峰埋下头,不知是不是给人说得太郑重,慢慢低下了头。“那如果……”


“如果?”


“如果我告诉你,我来这里,是别有目的的呢?”


“你的目的,不就是想吃好吃的东西么?”


陈伟霆关掉了店里的最后一盏灯,劳累一天的他显然没将李易峰的话放在心上。“不早了,快点回去吧。”


给人半推半送地走出餐厅,李易峰每走一步都要回头看一眼他和他的小餐厅。“陈伟霆。”


“干嘛?”陈伟霆不大喜欢指名点姓的称呼,他更希望李易峰能像其他客人一样,主动喊自己一声“William”,或者加上“哥哥”二字亦可。


“明天,我就要去外地读书了。”李易峰走近两步,想说什么却终是没能讲出口,只好对人递出自己的尾指。“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这里。”


“一定。”面对暂时的离别,陈伟霆想也没想便勾住他的手指,亲口做出了“不会变”的允诺。






然而这句承诺,他就算拼尽全力,始终未能坚守到底。




四年以后,被餐饮集团吞并了小餐厅的他,就像货物一样,打包丢进了城市另一边的星级餐厅。


为梦想负债累累的日子要比想象中轻松,重拾厨师长身份的未来却愁云惨布。闷闷不乐地开端,陈伟霆不想再回忆。


毕竟餐厅里高高在上的行政总厨,正是从前要求他留在原地的那个人。而那些只为一个人而创造出的菜色,也堂而皇之地登上了餐厅的菜单。


四年后的李易峰既是他的直隶上司,也是背着他将他的创意菜变成流水商品的罪魁祸首。




奋力冲刺间,陈伟霆掐着他的腰骨,隔着半敞的白色制服,将自己的指印一一烙在身下的躯体上。


呜咽中的承受掺杂了几段喘不上气的哽塞,强撑在流理台上的手指从修长变为狰狞的模样。哪怕需要人揽住腰腹才不至于跌坐在地,李易峰也还在固守着他匪夷所思的坚持。


“现在,轮到我问你了。”陈伟霆停下动作,在李易峰就快滑下流理台前,抱着他转身坐在冰凉的台面上。“只要你讲一句,我可以即刻消失在你面前。为什么,你要毁掉我的店!”


双唇轻颤似地抿了抿,直到逐渐适应了身下的低温,李易峰才有力气张开口。“这是公司的商业决策,你没资格问。”


“我没资格?”像是听见了个冷过头的笑话,陈伟霆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嗤笑,发难似地大力拍响男人身体两边的案台。


李易峰给他吓了一跳,稍稍放松了防备,空置在台边的双腿就给人动手再度分开。紧接着,他下身一凉,就这么给人扯去了制服下的白色长裤。


“这个时候你还想跟我谈‘资格’”重新将他拖拽回自己胯下,陈伟霆扶着挺立起来的器官,不打招呼地闯了进去。“你说,如果给其他人看见我们做的事,他们会怎么看你的资格?”


李易峰心中一惊,就连身体被人强行拓开的不适也忘了管,转脸看向后厨入口处的铁门。


“你听。”除了顺从欲望的耸动,陈伟霆更是弯身压住他。为了防止他出手推开自己,甚至将李易峰的双手按死在台面上。“脚步声。”


李易峰脸色一白,果不其然,听见了铁门外传来的说话声。似乎是他们手下的头灶,还有几个常常出入他们身边的厨工。“你!”


“我跟他们说,今晚迟一点的时候,你有事情要向大家宣布。”假意用吻安抚目眦欲裂的那双眼,可是在身下,陈伟霆仍不忘在进犯时变换角度,有意叫人发出点别的声音助兴。“你看,他们都很听你的话。”


“陈伟霆你!”咬紧唇线的李易峰竭力挣扎,屡次腾出一只手,又屡次被人钳制回原处。当听见门把手被人按响的声音时,李易峰已然闭上眼,认命似地躺在流理台上,任人处置。


可就在他等待职业生涯就此结束时,门外的那些人交头接耳一阵,忽然放弃了进门的打算,似乎就此作罢,准备转身离去。


“你的嘴怎么这么硬啊?”陈伟霆拿出铁门的钥匙,恶劣地提到李易峰的眼皮上摇了几下。“如果不是我事先反锁了大门,就连后备钥匙都拿进来,你的职业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


“陈伟霆,你想知道原因是么。”李易峰撑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在极度惊恐之下,竟然蜷缩起身体躲进了男人的臂弯里。“如果告诉你的话,我的下场,只会比被人看见现在的样子还要惨。”


陈伟霆不解,餐厅和后厨都是李易峰的,就连招牌上的餐饮集团,他日也会成为这个人的一部分。他一直以为这位年纪轻轻的行政总厨是无所畏惧的。“你在惧怕什么?可以告诉我么?”


“我怕……”等到门外的脚步声越行越远,李易峰这才发觉自己在遭人破门而入的前一秒,可笑地竟然担心起了始作俑者的陈伟霆日后将如何在餐饮界立足这样的小事。“我最怕的是,你会射在里面。”


指了指下身他们连接在一起的地方,李易峰挺直腰杆,有意朝陈伟霆的火头上继续浇下一瓢热油。“你知道的,我还得开车回家。如果内裤黏滋滋的,会很不舒服的。”



明知结局会变成什么样依然克制不住让其发展。我知道我现在是在饲狼。

所有人只看到表象,却从不注意阴影。你以为的太阳不过是刷了糖霜的鸡蛋。